深圳宝安网

​王永锟:”90后”CEO自研物流机器人,获亿元融资

2021-09-30 来源:深圳新闻网

人才之问:短短六年间从懵懂的大学生蝶变产值亿元公司的“掌舵人”,究竟经历了什么?取得如此成就是幸运还是实力?与其它同类企业相比,他的企业又有什么竞争优势或产品特色?

人才名片:深圳市高层次人才(后备级),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机械自动化专业,国内首批工业级SLAM技术研发者,拥有16项发明专利,先后入选“2019胡润UNDER30S创业领袖”与“2019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榜”等榜单,其创办的企业斯坦德机器人(深圳)有限公司接连荣获2020年“国家高新技术企业”、2020年“德国红点设计奖”等荣誉奖项。

拒绝名企 选择创业

和王永锟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斯坦德机器人(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坦德机器人”)内。彼时办公室内热火朝天,他正有条不紊地和同伴洽谈工作。

很难想象,眼前这位年轻的“90后”男生,竟是这家企业的CEO,并荣登胡润榜、福布斯榜。而此时,他不过30岁。

斯坦德机器人,顾名思义就是标准(STANDARD)机器人。该公司是一家智能柔性工业物流解决方案供应商,专注3C、光伏等行业工厂环境中的物料运输领域,可与控制器集成以提供端到端解决方案。

而这一切还要从7年前说起,彼时的王永锟正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攻读机械自动化专业硕士。为了参加国内各类电子科技大赛,他和志同道合的同学临时组建了一个团队,聚在一起“捣鼓”机器人。该团队也正是今日“斯坦德机器人”的雏形。

▲斯坦德机器人亮相CeMAT ASIA亚洲国际物流展

直至2015年,国家推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发布《中国制造2025》的政策。刚毕业的王永锟虽对未来还有着些许迷茫,但他笃定眼下正是创业的好时机。

于是他当机立断拒绝英特尔、大疆等多家名企抛出的橄榄枝以及国外名校的OFFER,不顾家人反对,带领五位小伙伴,在银行贷款了一笔创业启动资金,于哈尔滨正式注册了公司。

创业维艰,尤其是在创业初期,迈出创业第一步或许依靠激情,但之后却要面临着资金、客户等现实难题。

为了节约生活成本,整个团队就租了一间简陋的出租屋,见缝插针地摆上几张高低床,10个人挤在一个房间,每人领着每月2000元的工资过日子。

除了资金短缺,供应周期长、运营成本高等尖锐问题也在发展中逐渐显露出来。

公司的早期客户大多聚集在珠三角,机械加工和电子元器件的供应商也都在深圳。远在哈尔滨的王永锟做一件产品,需从深圳供应商处获取原材料,产品制成后又要从哈尔滨发

往珠三角。一旦遇到产品加工问题,还需返工,这一来一回就要消耗近一个月的时间。

“创业核心就是速度”,王永锟和团队坚决果断将公司搬迁至深圳。又因机缘巧合,在一家位于宝安的供应商速加网的邀请和推荐下,王永锟一行在2016年春节大年初四乘坐飞机来到宝安考察,第二天就将公司落户到了宝安。

选择宝安 初露锋芒

搬到深圳宝安后,王永锟真切感受到深圳完善强大的供应链体系和产业聚集效应,以及宝安雄厚的工业基础和庞大的工业规模。斯坦德机器人在这得天独厚的环境中上演着“深圳速度”的传奇,一件产品的供应周期从一个月压缩至了三天。

“不仅生产速度快了,产品的质量也提高了,企业的运营成本也降低了许多,而且供应商的选择多了,机械加工和电子元器件的供应链非常齐全,这就是深圳的优势,给创业带来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然而,资金短缺依然是制约企业发展的“瓶颈”,让这家刚成立没多久的企业在寒冽的冷风中经受着“寒潮”。

但不久后举行的“宝创赛”为斯坦德机器人吹来一股暖风。在大学时就有着丰富参赛经验的王永锟带领团队凭借着出色的“STANDARD ROBOTS”项目,一举摘得“最受园区欢迎奖”、行业赛二等奖、决赛三等奖三大奖项。

斯坦德机器人也因此拿到了一笔总计110万元的比赛奖金,并受到了国内众多主流媒体的关注和报道,让斯坦德机器人走进大众眼中。王永锟说,“我们刚从学校出来什么都不懂,不懂得如何宣传,不懂得如何接触融资,不懂得如何接触客户,但是宝安为我们创造了很多很好的条件。”

随后,王永锟保持勇往直前的态势,乘势而上,带领斯坦德机器人参加了“宝博会”,展示企业自主研发的室内移动无人驾驶平台和机器人调度系统。现场,灵活敏捷穿梭在展厅的移动底盘,吸引了不少观众频频驻足询问,与斯坦德机器人达成合作意向,其中就有华为、中兴、富士康、歌尔声学。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斯坦德机器人在宝安收获的第一批客户。

对于“草根创业者”来说最焦虑的资金问题也迎刃而解。根据相应政策,企业先后享受创业带动就业补贴50万元,获得科技计划项目补贴45万元、研发补贴125万元。而王永锟本人也通过深圳市后备级高层次人才认定,享受到了市、区高层次人才补贴。

▲“宝博会”上,灵活敏捷穿梭在展厅的移动底盘

就这样,王永锟一颗颗载有创新创业梦想的种子,沐浴着各项创业扶持、人才政策的雨露和阳光,走出困境、茁壮成长。

在他看来,宝安是人才的栖息之地、科技的蝶变之地、创新活力的丰沃之地,其良好的营商环境和浓厚的创新创业氛围,及产业、技术、人才等创新创业集聚优势,绝非其他城市和区域可比。因此,无论是资金链断裂退租办公室,还是企业扩张更换新办公室,王永锟也从未离开过宝安,他坚信这里就是梦想起航的地方。

携手破局 逆势奋进

有了资金的注入和客户的青睐,斯坦德机器人宛如插上腾飞的翅膀,成功签下一笔笔订单,企业得到快速扩张和发展,从最初的5人团队发展为近百人的团队,企业业绩翻了好几番。

好景不长,2018年,美国对中兴发起调查,对中兴进行元器件及技术断供,使其遭受重击。加之美国又对华为进行制裁,令其手机芯片供应链陷入困境。作为华为、中兴供应商的斯坦德机器人也随之受到重挫,资金链断裂,面临着严峻的生存考验。是清盘离场还是砥砺前行?摆在王永锟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一边是出国读博士的抉择,一边是他倾注心血打造的企业。

面对企业的生死抉择,王永锟决定放手一搏,将原本近百人的团队裁员到30人,薪酬直接砍半,退租了办公室,整个团队搬到又闷又热的工厂,伴随工厂的轰隆机械声办公。艰难的时候,有两三个月开不出工资。

▲王永锟调试设备

然而资金链像紧箍咒,紧紧束缚缚着斯坦德机器人的发展脚步。王永锟四处奔波寻求新一轮融资“自救”,每天不是正在融资,就是在融资的路上,忙得是焦头烂额。但大多数融资不是被拒,就是无下文了,有时连投资人的面都见不上。

好在,经历了大半年的无疾而终,斯坦德机器人凭借先进的工业移动机器人核心技术及极为广阔的发展前景,得了投资人的青睐,顺利完成千万元人民币的逆势融资。

“水滴石穿不是水的力量,是坚持的力量。”谈起让企业“起死回生”的“秘诀”,王永锟表示其核心就是坚持,“我们坚信我们做的东西是有价值的,只是在短期内遇到一些问题,既然做的是有价值的事情,就应该坚持下去。”

而此次危机只是斯坦德机器人崎岖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回顾其六年发展历程,公司经历了三次倒闭,倒闭时间长达一年。归根结底,在这一场“创业长跑”中,让一个初创企业存活下来的,正是那一份难能可贵的坚持。

自主创新 引领发展

经历了中兴、华为事件后,王永锟更加清晰地意识到自主研发的重要性。无论在什么行业领域,即使是实力雄厚的龙头企业,没有自主研发核心技术,就容易受制于人,面临着釜底抽薪的灭顶之灾。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王永锟带领团队按下科技创新“加速键”,将斯坦德机器人打造成自主创新品牌,不断打磨创新的尖端“利刃”,陆续推出了OASIS300C、AMR600、 GULF自动搬运叉车等广泛应用于工业柔性物流搬运的移动机器人产品及设备,并将自主研发的激光SLAM导航移动机器人及工业柔性物流解决方案普及到了半导体、新能源等高新技术行业,推广到日本、东南亚等海外市场。

▲斯坦德机器人产品展示

目前,斯坦德机器人是行业内唯一一家自研机器人操作系统的公司。从底层的控制器硬件到中层的操作系统、算法,再到上层的调度系统、工业软件全部实现自主研发。

“我们从成立之初就决定要自研机器人操作系统,不借助外部的力量全部实现自主研发。”王永锟说。同时,斯坦德机器人招纳四海之才,引聚八方之智,为技术研发注入不竭动力。公司员工八成以上毕业于国内外知名院校,三成以上为硕士学历。公司既有埋头钻研技术的技能人才,也有在行业沉淀十几年的资深销售,技术和行业的完美契合,为斯坦德机器人架起了一条创新发展的“高速路”。

▲斯坦德机器人产品展示

如今的斯坦德机器人在王永锟带领下,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发展成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目前累计申请专利181项,其中发明专利81项、国际PCT专利7项,是国内申请发明专利最多的激光AGV (AMR)企业之一,并于2020年7月获得光速中国、源码资本领投1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

王永锟总是时刻提醒自己和团队,证书奖杯不过是创业路上的一个纪念,它们存在的意义是激励团队更有信心攀上更高峻的山峰,越往高处行进,越能看到天空的浩瀚无垠。

面对眼下取得的成就,王永锟认为自己远远谈不上成功,如果非说成功,那么唯一的成功就是让初创企业存活了6年。未来他希望将斯坦德机器人打造成为一家在国际上受尊重的机器人品牌,在宝安打造“三城”、实现“五大跨越”的宏伟蓝图下,为“中国智造”走出国门贡献力量和智慧。

一直以来,宝安把好产业、好企业、好企业家当作“心肝宝贝”,用心服务、贴心关怀,让宝安成为企业成长的沃土。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宝安人才政策、创业扶持政策就如同“阳光雨露”,是“创业种子”“创新幼苗”茁壮成长的丰厚养分。有了这样精心的呵护和关怀,企业终将枝繁叶茂、蓊郁葱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