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入门零到九

主讲人:陈广源博士深圳市宝安中医药发展基金会理事长深圳中医药学会名誉会长

3中医学中的医道与人道(下)

孙思邈对为医、从医的基本道德规范,做了一个概述,这就是有名的“大医精诚”。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自古名贤治病,多用生命以济危急,虽曰贱畜贵人,至于爱命,人畜一也,损彼益己,物情同患,况于人乎。夫杀生求生,去生更远。吾今此方,所以不用生命为药者,良由此也。其虻虫、水蛭之属,市有先死者,则市而用之,不在此例。只如鸡卵一物,以其混沌未分,必有大段要急之处,不得已隐忍而用之。能不用者,斯为大哲亦所不及也。其有患疮痍下痢,臭秽不可瞻视,人所恶见者,但发惭愧、凄怜、忧恤之意,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是吾之志也。

夫大医之体,欲得澄神内视,望之俨然。宽裕汪汪,不皎不昧。省病诊疾,至意深心。详察形候,纤毫勿失。处判针药,无得参差。虽曰病宜速救,要须临事不惑。唯当审谛覃思,不得于性命之上,率尔自逞俊快,邀射名誉,甚不仁矣。又到病家,纵绮罗满目,勿左右顾眄;丝竹凑耳,无得似有所娱;珍羞迭荐,食如无味;醽醁兼陈,看有若无。所以尔者,夫一人向隅,满堂不乐,而况病人苦楚,不离斯须,而医者安然欢娱,傲然自得,兹乃人神之所共耻,至人之所不为,斯盖医之本意也。

夫为医之法,不得多语调笑,谈谑喧哗,道说是非,议论人物,炫耀声名,訾毁诸医,自矜己德,偶然治瘥一病,则昂头戴面,而有自许之貌,谓天下无双,此医人之膏肓也。老君曰:人行阳德,人自报之;人行阴德,鬼神报之。人行阳恶,人自报之;人行阴恶,鬼神害之。寻此二途,阴阳报施岂诬也哉。所以医人不得侍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作救苦之心,于冥运道中,自感多福者耳。又不得以彼富贵,处以珍贵之药,令彼难求,自炫功能,谅非忠恕之道。志存救济,故亦曲碎论之,学者不可耻言之鄙俚也。”

我愿与大家一起共同来学习大医精诚。

在祖先的面前,总觉得诚惶诚恐自惭形秽,读一次学一遍,如同一次洗心革面,甚至一次浴火重生。难受是难受,但总是在为医、从医的路上,一步一步地前行。

为了初学者学习方便,我冒昧地将大医精诚分为三个自然段落。每一个自然段落都集中体现了药王孙思邈对为医、从医者的一个方面的要求。

第一,为医、从医者要有普济救人的大医之心。

孙思邈认为,一个真正的医生,要用自己的生命作为医药,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普济危机。换句话说,就是要用自己的生命来对待患者的生命,而且要真心实意,要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而且无论是贫富贵贱;也无论他的颜值如何;无论他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无论他的文化程度的高低、智商情商的高低;无论他是不是我们的亲戚、朋友,和我们是否有恩怨。我们都要一视同仁。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叫做苍生大医,否则就是含灵巨贼。

第二,为医、从医者要有俨然庄重的大医之态。

孙思邈说,“夫大医之体,欲得澄神内视,望之俨然”。就是说一个好的医生一定是非常庄严、端庄的,他特别提到,如果到了患者的家,不能左顾右盼,特别是不要为物质的东西所诱惑。始终要保持俨然庄重的大医姿态。

第三,为医、从医者要有虚怀若谷的大医之德。

孙思邈说,作为一个好的医生,不仅不能多语调笑,谈谑喧哗,更不能道说是非、议论他人,炫耀自己的声名去诋毁其他的医生,稍微有一点治疗上的效果就到处吹嘘,作为一个好医生,应该虚心学习,不断进步。古往今来,历代名医都是把自己的职业看得非常高尚,都是严于律己的人,他们都非常自尊、自重、自爱。

比如明代的名医裴一中,在他的《言医·序》中说到:“学不贯今古,识不通天人,才不近仙,心不近佛者,宁耕田织布取衣食耳,断不可作医以误世!医,故神圣之业,非后世读书未成,生计未就,择术而居之具也。是必慧有夙因,念有专习,穷致天人之理,精思竭虑于古今之书,而后可言医。”

清代名医叶天士在其《临证指南医案·序》中说:“良医处世,不矜名,不计利,此其立德也;挽回造化,立起沉疴,此其立功也;阐发蕴奥,聿著方书,此其立言也。一艺而三善咸备,医道之有关于世,岂不重且大耶!”

叶天士认为,一个从医、为医者,只要努力是可以做到立功、立德、立言这三立的,这和宰相王侯没有什么区别。

清代的名医柯韵伯在其《伤寒来苏集·季序》中说:“世徒知通三才者为儒,而不知不通三才之理者,更不可言医。医也者,非从经史百家探其源流,则勿能广其识;非参老庄之要,则勿能神其用;非彻三藏真谛,则勿能究其奥。”

在这里,柯韵伯说明了,为医者要通达中国传统文化。儒、道、释,三者缺一不可。实际上,我们所了解的,我们的祖先,很多古代的名医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大家,所以,中医有“儒医”之说,“儒”就是读书人。当然,我们的祖先,中医已经开始注意医患之间的关系,已经考虑到如何用法律来保护自己,比如扁鹊的六不治,“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赢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这就是医疗法制的雏形。

为医、从医者,特别是从事西医工作的同志,都知道有个希波克拉底宣言,或者叫希波克拉底誓言,这是古希腊的一位有名的科学家和医生叫希波克拉底的,对为医、从医者的规范性要求。也有人说,孙思邈的大医精诚就是东方的希波克拉底宣言。

我想,不管是古希腊的、西方的希波格拉底誓言,还是东方的、孙思邈的大医精诚,其宗旨和目的都是要规范为医、从医者的思想和行为。人性之善是共通的,人性之美也是共通的,东方文明也好,西方文明也好,都有互鉴、互参、互学的价值,我们不妨也把希波克拉底誓言录于后,供学习者参考。

希波克拉底誓言:

仰赖医药神阿波罗,阿斯克勒庇俄斯,阿克索及天地诸神为证,鄙人敬谨直誓,愿以自身能力及判断力所及,遵守此约。凡授我艺者,敬之如父母,作为终身同业伴侣,彼有急需,我接济之。视彼儿女,犹我兄弟,如欲受业,当免费并无条件传授之。凡我所知,无论口授书传,俱传之吾与吾师之子及发誓遵守此约之生徒,此外不传与他人。

我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遵守为病家谋利益之信条,并检束一切堕落和害人行为,我不得将危害药品给与他人,并不作该项之指导,虽有人请求亦必不与之。尤不为妇人施堕胎手术。我愿以此纯洁与神圣之精神,终身执行我职务。凡患疑难杂症者,我不施手术,此则有待于专家为之。

无论至于何处,遇男或女,贵人及奴婢,我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并检点吾身,不作各种害人及恶劣行为,尤不作诱奸之事。凡我所见所闻,无论有无业务关系,我认为应守秘密者,我愿保守秘密。尚使我严守上述誓言时,请求神只让我生命与医术能得无上光荣,我苟违誓,天地鬼神实共殛之。

[责任编辑:曾舒琪]

图片新闻更多+

街道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