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体悟研究者傅永清先生畅谈儒家文化的现实意义

中华文明从上古精神文明开始

傅永清先生在激情讲述儒家文化的现实意义。

“儒家文化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影响至社会的方方面面,是我们的文化基因,已融入我们的血液中。我们要体悟儒家文化的精髓,并将之投射到现实中来。”5日上午,宝安区图书馆负一楼第二培训室座无虚席,宝安文化茶座第326期讲座在这里举行,来自全市各区的传统文化爱好者们齐聚一堂,聆听中国文化体悟研究者傅永清先生畅谈儒家文化的现实意义。

儒家文化本体论及发展脉络

傅永清先生首先梳理了儒家文化的本体论及其道德伦理历史发展脉络。孔子提出天道观,子思则完成了人与天如何建立连接的命题,孟子进一步发展了儒家思想。思孟学派由此而生,并奠定了天人合一的理论基础。孔子提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夫、妇妇的伦理关系。随着社会的发展,伦理关系的内容不断扩充,孟子将其发展为五伦,即君臣有义、父子有亲、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此时的伦理关系体现的是相互关系,道德贯穿其中。

汉代董仲舒进一步发展了天人合一的思想,提出天有十端,天地阴阳五行与人。阳尊阴卑,天经地义,由此建立伦理的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以五常为道德核心,仁义礼智信与五行结合就是应天道,承天德。为了迎合当时统治者君权至上、皇权神授的思想,他已然将孔子提倡的伦理关系中相互尊重的关系变成了单向的服从,这无疑是一种固化。

宋明理学提出,天理是宇宙的主宰,是宇宙的本源;二程提出了性即理;心学陆九渊提出心即理。朱熹进一步指出,理是人精神的体现,具备一切道德伦理属性,并将天理与道德伦理统一起来。遵守即合天理,不遵守即是违背天理。明代的礼教从思想、行为和审美上控制人们,将道德伦理固化,这不能不说是对人性的一种压抑。也因此,五四时期,以胡适为代表的新文化运动者对传统文化进行了全面否定,认为我们制度不如人,并且道德不如人、知识不如人、文学不如人、音乐不如人、艺术不如人、身体不如人。

不过,在儒家文化几乎被全盘否定之时,以梁漱溟、熊十力为代表的新儒学派抵御住了西学的强大冲击,扛起了新儒学的旗帜。牟宗三继承了熊十力的“心性”本体论,并用康德的道德哲学诠释儒学。东方美则努力贯通中西文化,并以西方哲学的视角建立新儒学。1958年,由张君劢、唐君毅、徐复观、牟宗三共同起草并发布了《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标志着新儒学承宋明理学,接续儒家根脉,开启了新儒学走向世界之路。

儒家开启了精神回溯的大门

傅永清认为,中国人崇尚仁道,因此关照弱者;西方文化崇尚丛林法则,因此崇拜强者,说中国文化“道德不如人”,纯属胡扯。随后,他从鱼类的回溯、落叶归根讲到了生命从起点到终点的循环。圣人崇拜也是回溯,追寻圣人之道,回溯历史源头。圣人在中国人心中的形象:德行高尚,智慧广大,能力超凡。

从圣人崇拜到上古文明的崇拜。《黄帝内经》记载的上古文明:“岐伯对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上古文明告诉我们,中华文明是从上古精神文明开始的,及近儒家“大同世界”。上古社会,人们健康长寿、生活幸福、恬淡淳朴、怡然自得、与世无争、安定祥和,是快乐、和谐、自由的生命状态。儒家的理想社会,即大同世界:“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孟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儒家文化开启了精神回溯的大门。仁是儒家道德的核心,是超越肉体私欲的精神本质。孔子曰:“仁而不仁如礼何?仁而不仁如乐何?”在这里,礼不是礼制,也不是礼仪,是礼的本质。复礼就是复礼的本质,是回归精神本质,礼是理,是回溯仁心之仁,仁和礼的关系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爱与尊重。人的生命回溯是精神的回溯,向内修身,求诸己身,内省、克己、复礼,为仁。向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儒家文化教化人心,启迪自觉意识。为仁由己,反求诸己身,开启自觉意识。儒家通过教化,开启了精神回溯之门,用其智慧照亮了精神回溯之路。

儒家文化具有极大现实意义

最后,傅永清谈到了儒家文化的现实意义。在他看来,人性的光辉,是精神的引领。孔子承认人性是有善有恶的,其做法是,隐恶扬善,执其两端,用中与民。也就是说,以善为精神引领,扬善而抑恶,让社会朝着正向发展。孟子也提出性善论,荀子提出性恶论。在傅永清看来,天地之性乃天命之性,也就是天赋之性,是精神的属性。向内精神回溯,其性善,善是精神的指向。因其超越肉体,而无私之故。气质之性,肉体之性,因需求欲望牵引,向外,有恶的趋向。人是向外需求趋恶与向内趋善精神回溯之间达成的平衡。在自觉意识即道德自觉的作用下,保持着精神的引领,是正向的发展。

儒家文化启迪自觉意识,旨在唤起我们的精神追求,不忘初心,成为社会主义新时代有信仰、有理想、有担当、有作为的人。精神引领,可让我们树立对信仰的坚定信念,追求真善美,提高修养,从而达到道德自觉。养就浩然正气,在理想追求中,践行以道德为核心的价值观,培养出自身的正能量,积累社会正能量。浩然之气是一种能量,养浩然之气,就是培养正向能量,也就是给精神充电,增强回溯的力量。浩然之气与自身的道德修养相关,由积累德行道义而成就。浩然之气也是体悟的成果。精神与肉体欲望情感的平衡与否,即是人健康与否的指标,同时是家庭、社会和谐与否的重要衡量标准。人性善与恶,体现在人精神回溯与欲望情感外放之间的作用。精神作用大于欲望情感,那么就体现人的精神提升,表现为善的指向。欲望情感向外的力量大于精神回溯的力量,则表现为堕落和趋恶的状态。做人做事要永远向内求,从我做起,影响周围更多的人。不仅要成为经济富足的人,还要成为精神富有的人,勇于承担社会责任,为社会和国家贡献力量,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宝安日报记者 左永霞/文 通讯员 聂兵 高华胡/图

■现场互动

问:我可不可以这样来理解儒家文化:儒学是一座大房子,建初清爽,后来加入了一些杂质,使其不再单纯,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归内心,重新建好这座房子?

答:你的这个比喻很好。我们只有回溯到儒家文化的本源,洞悉儒家文化的精神本质,不断向内寻求,找到精神之源,才能真正体悟儒家文化的智慧和精神,才能将儒学投射到现实中来。

问:著名学者南怀瑾曾说,儒家好比粮店,仁义礼智信是人人都需要的精神食粮;道家好比药店,一旦乱世过去,重整河山,必按道家休养生息,人亦如此;佛家好比杂货店,应有尽有,不分老幼都可以进去转一转,买不买东西都行,有需要的各取所需,没需要的,逛逛也挺好。在当代生活中,应该怎样把握三者的关系,寻求其现实意义?

答:儒释道三家文化路径不同,文化指向也有所不同,但三者之间是可以互参的。实际上,抛开宗教的因素,三者都是体悟的文化,都在回溯生命的本质。作为当代人,我们要从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和智慧,用于我们的生命实践,去为社会服务,同时也要追寻内在的精神超越。不过,在体悟传统文化时,应了解其具体的社会背景,用心去感受远古传来的智慧文明之声,而不能直接拿来就用。

宝安日报记者 左永霞



[责任编辑:曾舒琪]

图片新闻更多+

街道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