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铸就“兰陵王”的悲情人生

《大面》剧照。

《大面》剧照。主演翁国生的扮相。


5月19日、20日晚,浙江京剧团创演的“浙京悲情京剧三部曲”压轴之作京剧《大面》(兰陵王)将献演深圳第十四届文博会文化艺术节。日前,浙江京剧团团长、《大面》主演翁国生等京剧《大面》主创人员与深圳媒体见面,讲述了《大面》台前幕后那些事儿。

《大面》 (兰陵王 )剧情简介:

京剧《大面》 (兰陵王 ),大面,即为古时乐坊的面具,乃是后世戏曲脸谱的雏形,是能够代表中国戏曲文化精髓的符号和原型。主要讲述了历史上的北齐名将兰陵王(高长恭),在生父被杀、生母被夺的环境下忍辱负重、浴火重生的传奇故事。新齐主残暴荒淫,将自幼习武的兰陵王驯化成柔弱胆小的美优伶。兰陵王的母亲齐后为了唤醒兰陵王的男儿血性,引导他戴上先王大面。头戴大面的兰陵王勇武无匹,率兵抵御北周敌军,以少胜多、大胜还朝,并处置了残暴的齐主。然而,戴上“大面”的兰陵王渐渐变得独断暴虐,成为孤家寡人。最终,母亲齐后毅然血溅大面,用自己的鲜血融化了戴在兰陵王头上狰狞冰冷的“大面”,帮助兰陵王找回了人间的真情真爱。

悲情京剧三部曲

十年前,浙江京剧团推出了一部新戏,浙京“悲情京剧三部曲”之一的《王者 ·俄狄》,用中国戏曲(国粹京剧)演绎了古希腊的著名悲剧《俄狄浦斯王》,这种非常有意义的探索性创作引起了国内外戏剧专家的关注和好评。《王者 ·俄狄》多次走出了国门,接连8次参演了欧美、中亚和日韩举办的多个国际实验戏剧节,不仅捧得国际金奖,而且市场演出也达到了138场之多。

五年前,翁国生和他的创作团队又创排出了“悲情京剧三部曲”之二《飞虎将军》,这部戏是从京剧武戏仓库里深挖出来的“宝贝”,讲述了牧羊娃李存孝成为“飞虎将军”后孤傲自大、骄纵狂妄,不能适应环境地位的变化,最后遭到“五马车裂”的悲惨结局。这部《飞虎将军》在京剧悲剧的创新开拓上又迈出了扎实的一步,并开拓了浙京新创大戏的演出新市场,不仅入选参演了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戏剧文化奖展演和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优秀剧目评演,获得了诸多国家级艺术奖项,而且在全国各地连演了203场。

2017年,浙京筹划已久的“悲情京剧三部曲”之三的京剧《大面》(兰陵王)在杭州登台亮相了,首演之后,京剧《大面》获得了观众和戏剧专家的热情肯定和好评,同时也获得了演出市场的青睐,一口气在浙江全省各地连演了20场。至此,浙京团长翁国生终于完成了他为浙京倾情创排“悲情京剧三部曲”的心愿。

翁国生:对“悲剧”独特戏剧张力甚是偏爱

《大面》由中国剧协副主席、著名剧作家罗怀臻担任编剧,中国戏剧“文华导演奖”、“梅花奖”、“文华表演奖”得主翁国生担纲导演并领衔主演。黄金、毛毅、王文俊等浙京优秀中青年演员联合主演。编剧罗怀臻紧紧抓住剧中“大面”这一重要道具做足文章,古代传奇故事(歌舞戏)中曾讲过“兰陵王”只要戴上大面(代面)便英武显威,吓退敌兵,罗怀臻借此探挖,充分发挥了戏曲“假定性”的作用,让大面不仅有“神之力”更有“魔之害”,一旦戴上、陷入杀戮便无法卸下,唯有亲人的鲜血才能化解其毒,这就推进了戏剧矛盾的发展,深化了全剧的内涵。传统戏曲最喜欢的是大团圆结局,但导演翁国生却对“悲剧”那种将人心撕裂的独特戏剧张力甚是偏爱。之前根据古希腊著名悲剧《俄狄浦斯王》改编的京剧《王者俄狄》和讲述残唐时期传奇人物“十三太保”李存孝悲剧人生的《飞虎将军》,已经先给浙京的“悲情京剧三部曲”开了个好头。这次压轴的《大面》,翁国生直言比前两部的创作都要难。《大面》这部“悲情京剧”“唱做念舞”非常繁重,特别是“兰陵王”这一角色,表现在这一人物身上的诸多心理和形态的反差变化,都源于那张神奇的“大面”,这张神奇“大面”的戴上和脱落,铸就了“兰陵王”极具悲剧色彩的传奇人生,从而演绎了跌宕起伏的一幕幕人生悲情大戏。戏中的“兰陵王”亦文亦武,易男易女,戏中几大段发自“兰陵王”内心的人物心理独白,激情的京剧“反二黄”、“西皮导板”等板腔体演唱和载歌载舞、边打边唱的昆腔曲牌演唱,都是这部新创京剧和“兰陵王”这个人物与以往浙京其他“悲情京剧”有所不同的独特展现。

《大面》

南派和学院派的一次成功“嫁接”

在《大面》一剧中,翁国生扮演的“兰陵王”融京剧的花旦、文生、武生、花脸四个行当的表演手法于一身,集繁重的戏曲“唱做念打翻”程式经典于一体,文武俱重、唱做齐全,他的跨行当串演是此部悲情京剧探索创新的新尝试。优秀旦角演员黄金饰演的皇后,把一个内心刚毅的复杂女性角色演绎得张弛有度,尤其在“唾面”、“缷面”两场大起大落的情感漩涡中,和翁国生扮演的兰陵王非常细腻、贴切的配合,通过激越的唱腔和表演,把内心的爱、恨、怨、怒尽情地释放出来。架子花脸毛毅扮演的反派角色齐王表演老辣、嗓音嘹亮,念白点送的非常清楚,扮演尉迟琳的王文俊,虽然戏份不多,但也给观众留下了较鲜明的印象。

浙江京剧团以南派武戏见长,在团长翁国生的率领下,演员们的四功五法功力整体水平都比较整齐。“戴面出征”是这部京剧的重场武戏。这个戏段描述了兰陵王戴上先王大面,率领北齐八百将士迎战数十万的北周军队。他运用月夜智取和巧袭,几个回合勇战下来,完胜大捷。在这段京剧武戏演绎中,翁国生载歌载舞、边唱边打,充分运用了兰陵王手中的长枪、马鞭、翎子等道具,配合繁琐的甩马鞭翻身、急速转墩,灵巧的掏翎子、压翎子、耍翎子身段造型和高难度的抛枪、耍枪、转枪、背枪、绕枪的出手技巧,唱念并舞地表现出“兰陵王”面临强敌时的焦急心情和必胜信念。

《大面》是一次充满着中国式戏曲元素的舞台创作,具有原始戏剧文学的粗粝、质朴和神话色彩,是一部富有“交融优势”并积淀着传统基因和底蕴的崭新舞台作品。浙京的“悲情京剧三部曲”是在努力走一个螺旋形上升的艺术攀登之路,《王者俄狄》《飞虎将军》和《大面》(兰陵王)的创演是努力把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传统艺术的传承和发展,“非遗文化”的活态保存,希望借此进一步让中国戏曲(京剧武戏)与世界接轨,走向国际戏剧大舞台。

宝安日报记者范晓霞文 /图


[责任编辑:刘玲]

图片新闻更多+

街道新闻更多+